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巴曙松 > 巴曙松:从全球化角度把握中国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

巴曙松:从全球化角度把握中国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

非常感谢王辉耀教授的精彩演讲。在全球格局大变动的当下,促进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深入了解非常重要,王辉耀教授和他带领的全球化智库,在这个方面做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绩。今天的讲座,可以说是他近期研究成果的一个系统梳理。
 
以当前中国的经济规模、以及中国与全球经济体系的广泛联系,要分析中国经济,就必须要把中国经济放在全球体系变动中来观察;同样,要把握全球经济走向,也不能忽视中国经济产生的越来越大的影响。在当前全球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环境下,中国要想在变动中打造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就必须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有所突破。构建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同样与“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息息相关,畅通内循环需要借鉴国际经验加大改革力度,扩大和畅通内部需求;打通外循环则需要深度融入全球经济,形成更加全面、多元的开放格局。
 
2020年11月15日,东盟10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共15个亚太国家正式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以下简称RCEP);2020年11月20日,习近平主席在亚太经合组织(以下简称APEC)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明确表示,中方欢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完成签署,也将积极考虑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下简称CPTPP);2020年12月30日,历经7年35轮谈判后,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了中欧投资协定(以下简称CAI)谈判。中欧协定生效后,将取代中国与欧盟成员国之间现行有效的26个双边投资协定,继而为中欧双向投资提供一个统一的法律框架,为中欧双向投资带来更大的市场准入、更高水平的营商环境。
 
RCEP的签署以及CAI谈判完成都说明中国正在全面参与国际经贸标准的谈判,同时也积极对标标准更高的CPTPP。总体来看,CPTPP较之RCEP标准更高,CAI在投资领域进行了较大的拓展。在承诺形式方面,负面清单可使开放理念和精神灵活地适用于新领域和新业务,提高政策的透明度和可预测性,激发市场活力。中国已签署(以及已完成谈判)的协定中,CAI是中国首次在包括服务业和非服务业在内的所有行业以负面清单形式作出承诺,实现与《外商投资法》确立的外资负面清单管理体制全面对接。RCEP中对于服务贸易市场准入的承诺方式,中国(同其他八个成员国)采用“正面清单”,但是需要在协定生效后6年内转化为“负面清单”承诺制;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七国采用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模式进行承诺。在CPTPP谈判中,基本全部落实“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所以,在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方面,中国仍有望继续推进。
 
在涵盖领域方面,在全面协定中CPTPP比RCEP更广泛,CPTPP在WTO基础上将金融服务、电信、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中小企业、劳工等独立成章。CPTPP致力于零关税的货物贸易、更开放的服务贸易、稳定透明可预见的投资保护,其经贸框架可带来不容忽视的转移效益。绝大部分新规则有助于更好地发挥市场作用、降低交易成本、激励企业创新、保护生态环境,这与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基本方向、以及建设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的要求是高度契合的。
 
总体上看,打造更为公平的竞争环境成为全球高标准经贸规则的发展趋势。纵观RCEP、CAI、CPTPP,均将竞争环境、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纳入协议内容并单独成章,其中CAI、CPTPP纳入了“国有企业(竞争中性)”的相关规定,这对中国国有企业参与国际竞争以及国有企业内部改革提出了新的改革要求。CAI目前是中国公平竞争规则方面签署的标准最高的协定,CAI立足于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就国有企业、补贴透明度、技术转让、标准制定、行政执法、金融监管等。在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方面,RCEP将构建法治化营商环境上升为国际义务,各个地方政府也是履行中国国际义务重要的主体。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国际社会现有的区域性协定中高标准排序可理解为《美墨加三国协议》(简称USMCA)>TPP>CPTPP>RCEP。目前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事实上在经济转型过程中,中国也在努力强化知识产权的保护。虽然RCEP不及CPTPP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强度,但是RCEP知识产权章节是协定中包含条款最多的部分,较之WTO项下《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进行了全面的保护提升。
 
目前,中国加入CPTPP还需要做出的主要调整为:CPTPP的加入程序要求新成员国国内经贸政策与CPTPP现行规则相一致,但目前中国的经贸规则与CPTPP规则间仍存在较大制度差异。例如:中国对自然人流动态度较为谨慎,开放程度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电信服务开放较为谨慎,与CPTPP电信服务自由化要求存在一定差距;中国当前的电子商务规则相对落后于CPTPP规则,特别体现在个人信息保护、计算设施本地化、网络开放等方面;中国国内竞争政策与CPTPP范围广、水平高的反垄断规则之间存在明显差距;国内知识产权规则与CPTPP保护力度、惩罚力度存在一定差距。
 
对标CPTPP,中国仍需在经贸规则层面进行深入改革,在新形势下打造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其中,自贸试验区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有条件加快对标高标准经贸规则,先行参与压力测试,尽早实现与CPTPP的规则对接。以金融领域为例,这要求金融服务领域的进一步开放,包括金融服务与资本市场两方面。从目前的进度看,中国在金融领域的开放程度远远低于中国在贸易领域的开放程度,也与中国经济总量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相对地位不相称,需要进一步推进,同时,金融开放过程同样需要平衡风险与收益,强化风险监管能力。在此背景下,中国内地的资本市场开放可考虑优先推进RCEP成员国家的资本市场开放。如推进双边投资、开放以各国货币计价的债券等。与此同时,中国还应当发挥好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独特作用,支持香港率先参与相关的国际规则,为中国内地积累经验,特别是支持香港与RCEP国家之间强化金融合作,并以此促进亚太地区资本市场的融合与发展,再逐步转为全面开放。
 
再次感谢王辉耀教授的精彩演讲,谢谢各位的参与。
 
文章来源:“北大汇丰金融研究院”微信公众号,2021年3月23日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