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巴曙松 > 巴曙松研究员为大前研一《大资金潮》中文版序

巴曙松研究员为大前研一《大资金潮》中文版序

为大前研一《大资金潮》中文版序

(即将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巴曙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

 

1916年9月,孙中山先生到海宁盐官观看钱江大潮,回上海后写下了一直流传至今的名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实际上不仅社会发展如此,金融市场的运行也有类似的规律,一种资金流动的大趋势一旦形成,就会表现出强大的惯性,需要参与者及时把握这种趋势,了解这种趋势背后的逻辑,从而顺应大趋势来进行投资决策。

当前,全球经济金融体系正处于一个空前的大变局之中,换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说是大的资金流动格局、大的金融运行格局正在发生趋势性大变化的时期,所谓金融危机也可以说是不同的资金流动趋势转换的动荡期。因此,了解这一趋势,不仅是一个有理论探讨价值的问题,同样还是一个具有很强使用价值的问题。大前研一先生的《大资金潮》,正是尝试从这个角度进行探索思考的一本值得参考借鉴的著作。

被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评为“全球五位管理大师”之一的大前研一,曾任麦肯锡咨询公司董事,是知名的企业咨询顾问,也是日本著名的管理学者,因为其在日本以及全球战略界的影响力而称其为“日本战略之父”。纵观其各种成果,全球化思想可以说是大前研一先生的积极倡导的发展理念之一,在其此前的代表性著作如《战略家的思想》、《无国界的世界》、《看不见的新大陆》等著述中,均有程度不同、角度不同的体现。在《大资金潮》一书中,大前研一先生从资本的全球化流动角度着手,探讨了世界经济格局变化的原因和趋势,主张应该顺应这一发展趋势,促进经济金融的繁荣。

在古典经济增长理论中,“资本” 与资本配置效率,是经济增长的主要要素,也是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差异的重要原因。在全球化背景下,影响经济发展的资本投入的因素,不但受本国政府宏观政策的影响,也同国际资本流动的方向和规模密切相关。早期的传统国际经济理论认为,贸易决定资本的流动。但20世纪70年代后,国际资本流动与国际贸易开始出现明显分离,而表现出以资本收益率为指引的显著倾向。在实际运行中,一国和他国利率、汇率、投资回报率的差异等,都会影响资本的投资回报率,进而影响资本的流入和流出。国际资本在利益驱动下,会流入某些有良好投资机会的区域,反过来,又会促进这些区域经济的发展。也就是说,资本流动与经济增长呈现出一种循环关系。这种新的资本流动特点,推动了产业的国际间转移,并促进了新的经济秩序的形成。

吸收外资对东道国来说,不但外资所投企业会产生较大的经济效益和就业增长,通过产业链的传导作用,与这种新投资相关的产业和公司,也间接受益。不仅如此,通过技术外溢等方式,还会提升东道国整体的生产技术水平,带来产量的上升和就业的增加,具有明显的乘数效应。在过去的20年中,由于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速较低,大量资金流向新兴经济体,促进了这些新兴国家和地区的发展。中国FDI总额2011年达到1 240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这些外资主要投资于制造业部门,近年来随着中国的产业转型推进,在服务业领域也有较快增长,对中国经济增长和就业率的贡献明显。同时,这些外商投资所带来的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也产生了积极影响。

但是,国际资本流动在给予一国发展资金的同时,如果不能对其进行有效地引导,也有可能对一国的经济产生不良影响。比如,外资流入可能影响一国幼稚行业的生存和发展,或对产业布局和区域经济结构产生不良影响等。更为重要的是,国际资本不但包括长期投资资金,也包括短期“热钱”。这些短期“热钱”更热衷于短期投机交易,而并非参与到实体经济中,其大进大出往往容易对一国的金融经济体系造成显著的短期冲击。

大前研一先生的《大资金潮》一书,以资本流动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为线索,剖析了21世纪以来世界经济格局的演变规律。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刺激经济增长的传统的宏观经济政策可能会失效,影响经济发展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是国际资本流动的方向和规模。具体来说,在封闭的状态下,利率降低时,投资会增加,经济增速会加快;但在金融开放和经济全球化的条件下,如果本国的资本回报率较低,资本会流出,经济仍然会处于衰退中。反之,当利率上升时,国外资本可能会流入,经济增速不但不会放缓,反而可能陷入过热境地。因此,为繁荣和稳定经济,应该认清当前世界经济的格局和特点,重视资本流动的作用,放弃“封闭、内向”的思想,以全球化的战略视角,积极利用国际资本市场,促进经济的增长。

大前研一先生在这本书中也具体分析了新兴市场国家作为全球资金宠儿的原因。金砖四国和维生素等新兴国家,拥有庞大的年轻人口,人力资源丰富,市场广阔等,而老龄化的发达国家以及因石油价格飞涨财富暴增的OPEC等国,储备着过剩资金,本国的经济增长率却很低,高投资回报率的机会很少。将资金投放在发展趋势猛烈的新兴国家,便逐渐成为一种趋势。新兴国家如果能够灵活地使用这些资金和技术,经济上获得了迅速的发展。

如果说,国际资本流动状况是区域经济发展差异的一个重要原因,那么大前研一先生在书中提出的经济发展战略,虽然更多着眼于日本本国,针对近年来日本的衰退和保守,希望其在未来能具有更开放的视野和采取有效的策略,积极吸引外资的流入,和更为主动地寻找有利的对外投资机会,但对其他国家来说,也一样有很好的启迪作用。实际上,更好地利用全球资金市场,既是当前一国经济发展可供利用的策略,也是难以抗拒的历史潮流,即使在金融危机时期,也大致如此。

从国际范围内来看,当前对外投资的主导力量仍然是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对外投资虽然有了一定的增长,但是力量依然相对单薄。中国由于资本流出限制较多,对外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和其他投资规模等,依然较小。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国际收支状况的演进,下一步如何积极促进资本合理的双向流动,不仅仅强调引进和利用外资,同时要顺应产业调整的需要,支持企业对外投资,重视资本有序流出,把握中国资本对外投资的方向和策略,大力拓展资本对外投资的领域和范围,也是全球化时代资本国际流动框架下,促进经济发展和提高资本使用效率的必然选择。如大前研一先生在这本书中提示的,在一些经济和技术落后于中国的国家,转移国内成熟产业,在获得合理回报的同时,促进中国的产业升级;投资于石油和矿产等能源、资源类项目,为未来的经济发展作储备;投资于航天、生物科技及信息技术等海外技术先进性的项目,获得技术进步;等等;都是有利的投资方向。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配合中国的产业转型,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显然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本书的作者大前研一先生,一直被公众和日本企业界认为是为数不多的个性爽直而鲜明的日本学者。英国《金融时报》描述大前研一先生是“坦率无忌型名人非常稀缺的国度里的一个名人。当绝大部分日本人还在小心翼翼不敢冒犯别人时,大前研一却是生硬直率,有时还单刀直入般地粗鲁……”读过此书,读者可以发现,在依然有一些一以贯之的“生硬直率”、“单刀直入般地粗鲁”的背后,是大前研一先生作为具有全球视野的战略家的开放务实的态度,和有独特视角的见解。读者自然会对书中探讨的一些问题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大前研一的这种分析角度确实值得我们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借鉴参考的。

 

 

                      2012年10月24日于北京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