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巴曙松 > 不慌不忙的研究与写作:2018年的计划

不慌不忙的研究与写作:2018年的计划

新年伊始,要规划一下新的一年的研究和写作计划,我首先就想到了“不慌不忙”。当前公众对于研究人员以及大学教授的印象,通常以为是象牙塔中的闲散,实际上,从硕士、博士、博士后一直紧张地读下来,到研究工作岗位后还需要为职称等不停地努力发文章、做课题,往往只有等到评上教授或者研究员之后,才可能稍稍松一口气。至于研究方向与专业领域,在目前研究竞争日趋激烈、研究人才不断涌现的今天,如果希望在一个专业领域要积累一定的素养与沉淀,没有十年八年的持续努力,可能都难以企及。正由于此,现在写研究和写作计划时,终于可以不慌不忙,可以不必为了职称、课题等而是为了研究兴趣,可以在自己持续积累的专业领域相对从容地把以前的研究深入下去。这既可以说是“坚持把一壶水烧开”的研究延续,也可以说是从年轻时带有游牧色彩的随机追逐新题目的研究方式转向农耕式的选择一小块农田精耕细作的研究方式。
 
跟踪研究时间最长的研究领域,应当是巴塞尔资本协议。90年代后期我在中银香港的风险管理部门工作时,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开始启动巴塞尔协议II的探讨与起草工作,我当时有机会从工作的角度做了一些研究跟踪,在北京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期间,也就选择这个题目作为博士后的出站报告,并将其于2003年在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随着中国正式成为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的正式成员,如何更好地实施巴塞尔协议,并且在修订的过程中反映中国的声音,也自然就具有更为迫切的现实需要,我也因此自觉地将跟踪巴塞尔协议的进展作为自己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之一进行跟踪,发表的一些论文、以及出版的一些著作,不少都与这个题目相关,我还担任了中国银监会中国银行业实施巴塞尔新资本协议指导委员会的专家,更是强化了自己跟踪这一领域的研究责任感。《金融危机中的巴塞尔新资本协议:挑战与改进》(中国金融出版社2010年版)可以说跟踪的是巴塞尔协议2.5版,而《巴塞尔资本协议Ⅲ研究》(中国金融出版社2011年版)则可以说是跟踪的巴塞尔协议Ⅲ,《巴塞尔资本协议Ⅲ的实施:基于金融结构的视角》(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巴塞尔Ⅲ与金融监管大变局》(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则是在不同发展阶段持续跟踪巴塞尔协议Ⅲ的成果。到2017年底,经过一系列漫长的讨论与修订,巴塞尔协议Ⅲ终于完全定稿,因此,我准备带领我的研究团队,就这一版定稿的巴塞尔协议Ⅲ进行跟踪研究,并争取在2018年内完成出版。
 
十多年前,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还刚刚起步,当时主要的资产管理产品还主要局限在有限的公募基金和证券公司的理财产品等等。当时我根据中国金融业的发展趋势以及与国际成熟市场的对比,认为在中国经济起飞的过程中,资产管理行业必然会有一个相当大的发展,并且会成为推动中国金融结构变革和金融市场发展的重要力量。从这一点判断出发,我开始着手跟踪研究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发展的年度演变,坚持每年出版一本《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年度发展报告》,到2017年已经是第12年。我经常用以自励、并且多次写到这份年度报告的后记中的一个想法是:当你现在站在你所在的地方,对着窗外随机拍一张照片,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事情;但是,如果你能坚持十年、每年就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对着窗外拍一张照片,把这十张照片摆在一起,那就可以算是一个事件了,从中可以看出不少有价值的判断;如果你还能坚持20年持续努力这样,那么,20张照片摆在一起,就可以算是事迹了。从这一点自励来看,已经坚持了12年,就可以算是一个事件了,把这12本报告摆在一起,就可以看出中国资产管理行业这些年如何一步步发展到今天。我曾经有机会到哥伦比亚大学做过两年高级访问学者,在图书馆随意检索文献时,看到其图书馆中还收藏了我的这个系列中的《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发展报告》的几本。2018年,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将在新的监管制度框架下出现深刻的转型,必然有许多值得我们跟踪研究的新趋势,因此,2018年的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发展报告,将会继续跟踪下去,成为这个系列研究报告的第13本。
 
在中国这样一个典型的间接融资占主导的金融结构中,商业银行一直占据着金融市场的重要地位,我从2009年开始担任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其中一个重要的工作任务,就是具体负责落实由中国银行业协会和普华永道联合发起的《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将研究的重点聚焦到中国的银行家群体,通过面对面的访谈和问卷调查、专题研究等形式,展示中国的银行家群体对于经济金融政策的看法,报告一直由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2017年出版的是第9本。这项研究工作首先是一项非常庞杂琐碎的劳动密集型的工作,从问卷的设计、发放到回收、统计分析,以及不同类型的银行负责人的访谈交流,都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2018年,我们将要推出的《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就是这个研究系列的第十本著作了。
 
在跟踪这几个持续多年的研究领域之外,基于互联网对于传播方式的巨大影响,为了对互联网的迅速变化保持一点敏感,我现在还经常抽一些零散的时间,在“今日头条”的头条号等自媒体上,写一些经济金融领域的短文,或者就读者提出来的一些金融问题做一些互动式的短小的回答。有时候翻阅这些利用零散时间写的一些相对松散的文字,日积月累下来,也有不少的篇幅和数量了,对于这些短文的写作和问题的回答,其实也是督促自己时刻关注金融市场的新变化。
 
如果要打一个比方,那么,2018年希望在巴塞尔协议、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发展年度报告、以及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这三个研究的“农田”中继续耕耘,把已经坚持了十年、乃至差不多二十年的研究持续深化下去;而一些即兴的、用零散时间写的小文章,则可以算是“农闲时节”在“农田”周围装点上一些花花草草,尽量让研究过程可以更赏心悦目一点。
 
文章载于今日头条(2018年1月4日)
推荐 1